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Film & OST: Waltz With Bashir│電影《與巴席爾跳華爾滋》電影觀後感與原聲帶分享!



在槍林彈雨中,他依著好像華爾滋的曼妙舞步拿著機關槍向敵人掃射,而街道一旁就掛著黨派領袖 Bashir Gemayel 巴席爾的巨幅掛報。

前幾天看了 08 年推出的電影《Waltz With Bashir》(台繹: 與巴席爾跳華爾滋),故事的大概內容主要在講述於 1982 年在黎巴嫩發生的 Sabra and Shatila Massacre  薩布拉-夏蒂拉的大屠殺事件,並且是導演 Ari Folman 自己的親身經歷所改編。特別的是,電影的呈現有別於一般的戰事電影,而是以動畫的方式描述了當年的大屠殺,為一部動畫紀錄片;故事由 Ari Folman 為喚起當時戰爭的回憶開始說起,藉由開時戰友的描述逐一描繪出被遺忘的記憶。有關於電影的更多內容與得獎紀錄可以點這裡



在看這部電影之前,老實說我沒有那麼喜歡戰爭片,或許是不喜歡當中的殺戮場面以及過於血腥的畫面,但是《Waltz With Bashir》的確顛覆了我對相關電影的印象,而且帶給我的震撼更別以往。電影的大半段都透過略帶夢幻感的動畫來做描述,好像把我們的視覺感受帶到了一個虛擬的世界,再搭配上很有力度且同樣有戲劇氛圍的配樂,真的就像是一部構思相當縝密但觸不到真實世界的動畫片;然而,當畫面從動畫轉換到現時中的景象,伴隨著那些看到大屠殺後慘烈家園的婦女悲絕的哀號聲,一個個大屠殺當下被迫害的屍體與被壓在土泥堆下的屍塊畫面緊接而來,也許短短不到五分鐘,但那淒厲的聲音和讓人悲痛的殘酷畫面揭示了更加駭人的真實性。原來我們看見、聽見的,是真正發生過的大屠殺,不是虛構幻想,而是真的發生在我們的生活周遭。(電影節錄影片可點這裡)



或許是因為事實太殘忍太難以忍受,所以參與過這場大屠殺的士兵紛紛不自覺得選擇遺忘,但悲痛的是,他們卻無法抹去那段殘破不堪。沒有誰對誰錯,因為參與的大多數人都只是戰爭下的一步棋,每一步都被操控著,幕後操弄的也許是政府,也許是一個個無止貪求的慾望。



當我看到變成真實畫面的那一刻,真的說不出話來,只有一個又一個的問號慢慢湧現。他們做了什麼得被如此的對待?  一顆子彈,一個口令,奪走的卻是無數條生命。也因為動畫與真實記錄影像帶來的反差,才讓這部電影給予了更多的戰和與省思,在文明的現代社會中,這種非人道的戰爭分是仍舊存在著。



除了情節鋪陳的張力,配樂也相當出色,在為德國現代音樂派創作家 Max Richter 勇奪 2008 歐洲電影獎最佳電影音樂作曲獎的電影原聲帶中(博客來可以點訂購),除了 OMD (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 的'Enola Gay' 和 PIL(Public Image Ltd) 的'This Is Not A Love Song',其餘的 18 首曲目皆出自這位創作家之手,結合古典與電子樂的旋律,為這部記錄動畫電影添上了幾分詩意,幾乎每一首我都喜歡! 



《Waltz With Bashir 與巴席爾跳華爾滋喜歡音樂或電影欣賞的朋友,有機會一定要找來看看!





我們可能忘記過去,但是,過去不會忘了我們。
最後再附上電影預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