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1日 星期一

Lana Del Rey for Madame Figaro February 2013│復古女伶Lana Del Rey用音樂和時尚重新詮釋的嬉皮精神



不用酒精,就足以讓我微醺的聲音。就像之前說過的,Lana Del Rey 就有這種魔力。第一次聽到這個聲音,應該是那首唱著心碎瘋狂愛戀的"Born To Die",之後我就徹徹底底愛上了她的音樂。帶點神祕感、略代復古的外貌造型,以及用時而陰鬱低沉時而甜膩夢幻的聲調唱著令人心醉的迷人歌曲,對我來說 Lana Del Rey 代表的並不是一位襲捲全球音樂市場的美國歌手,而是透過她的音樂邂逅了一段段動人又逼人墮落的愛情,藉由帶著你的聽覺晃過無數個美好卻帶殘缺的美麗幻想,每個流竄於旋律中的戲劇張力,搭配上她的迷幻嗓音,她的聲音、她的音樂,以及她別具一格的時尚品味,就猶如黑洞一樣有股的致命吸引力。

最近這位用歌聲俘虜了不少樂迷的復古女伶就應 Madame Figaro 的邀請,拍攝了雜誌新一期的封面故事。這回集自信、性感、優雅和甜美於一身的 Lana Del Rey 化身為 60 年代的 hippie,甩不開的個人魅力,襯著吶喊自由與革命的嬉皮精神,或許對於現今的音樂圈和時裝界來說,Lana Del Rey 的出現正代表著另一個全新風格與象徵的救贖。






來源: Madame Figar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